威廉希尔

威廉希尔集团业务 /NEWS

详情

《一出好戏》里让人细思恐极的六件事

日期:2019-05-19 04:19

  《一出好戏》上映3天,票房破4亿豆瓣7.4分,可以说票房口碑双丰收,算得上是中国近年来演员转型导演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了。

  但是,和他在导演上的“前辈”陈思成、吴京、甚至好朋友徐峥相比,黄渤都显得极其特殊:

  就算你没看过《一出好戏》,相信也已经在各个平台上看过关于它的评论。有趣的是,身为中国喜剧届最顶级的大咖,黄渤的第一部电影居然没有一个人在聊笑点,而是都在聊它背后的政治经济学隐喻。

  对壹哥自己来说,看片前我以为“笑星”黄渤会拍一部《岛囧》式的爆笑喜剧。看片后,我开始思考是不是该继续往黄渤的名字前面冠上“笑星”两个字。

  今天我无意把片子的情节整个解读一遍,毕竟看过的人心里都有数。想做的,是把二刷过后观察到的一些细节与大家分享一下,这些细节也许会被忽视,却是理解这部片子和黄渤这个人的关键。

  看到了吗,就算只有30个人,也可以在三天之内生出一个小江湖。就像《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》里那句话:

  不要指望危机能让人团结,人对分裂的渴望仅次于吃——这是黄渤首先想告诉我们的事。

  《一出好戏》让我最不寒而栗的事,是人们如此轻易地就接受了“外面的世界已经毁灭了”这个观念,并且如此顽固地坚守着这个观念。

  但除了马进和马小兴扎了一个破皮筏子,居然没有任何人试过离开这里——甚至到后来马进都不想走了。

  当壹哥为他们担心的时候,30个人却在岛上生活得无比开心自在,他们捕鱼、洗澡、唱歌跳舞,一切生活如常。他们忘了自己被孤岛困住的境地,只是笑着,闹着。

  而当代表外面世界的大船闯入这个“伊甸园”的时候,除了小王,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害怕。他们害怕孤岛的生活被打破,害怕已经建立起的秩序被重新洗牌,他们是如此害怕,以至于差点把小王打死。

  远到冷战时期的东德、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大陆、近到如今的朝鲜,这样的“孤岛”其实到处都有,随时都有。而比“孤岛”本身的封闭更可怕的,是人们对这种封闭的拥护。

  当马进和马小兴给身处黑暗中的人带来光和电的时候,他站在探照灯下,一个剪影巍巍耸立,底下的人群伸出双手迎向他。那个时候,他其实就是神了。

  但没人知道神其实是在骗他们:马进和马小兴原本的计划,是自己离开,把其他人饿死在荒岛上——宗教在这里成了杀人工具。

  如果说《一出好戏》和好莱坞电影有什么明显的区别的话,那就是它太“干净”了——20个男人和10个女人困在荒岛上,你说不发生点什么,我不信。

  里面唯二涉及到男女之事的地方,一个是大胸女露西以身体为本钱换取资源,二是有一处偷情的场景。其他,也就剩下马进和舒淇又臭又长的爱情戏了(爱情戏是我认为的本片最大败笔)。

  《一出好戏》刻意规避了这里面的凶险,给我们一个“无性”的童话世界,但也留了一个口,就是教授在给大家一本正经地普及“繁衍知识”。

  教授说,为了保证岛上族群的繁衍发展,每个女人都要尽可能多地和不同男人交配。

  反之,他用了一个调侃来化解了黑暗——提出合奸制度的人,偏偏是个教授。

  彩蛋讲的是,大家被大船救起回到文明社会后都成了名人,当年被困的荒岛成了旅游景点。当旅行团来参观时,万金油老潘(王迅)当起了免费导游。人们问:“当时你们靠什么坚持下来的?”

  电影的名字叫做《一出好戏》,壹哥觉得这名字起得非常棒。那个岛上发生了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被如何讲述。它可以是荒岛求生的艰苦卓绝,也可以是人性黑暗的全景展现,也可以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的融融真情。

  《罗生门》早就告诉我们,故事是怎样,取决于讲述者的立场。而我们外人,永远不会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。

  正如所有影评都在讲的一样,黄渤的野心太大。他在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里“还原了整个人类历史”——小王(王宝强)代表的原始社会、张总(于和伟)代表的资本主义社会、马进(黄渤)代表的社会,不仅是整个人类发展进程的缩影,而且三种社会形态都导向了不太光明的结局。

  为什么一个事业春风得意的喜剧演员,他耗时八年搞出的故事,却处处是讽刺,处处是悲哀?

  那个表面嬉皮笑脸,唱着“大姑娘美大姑娘浪”的黄渤,骨子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。



相关阅读:威廉希尔

所属类别: 威廉希尔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威廉希尔